网球

捉神记 第一百八十六章 悔婚有隐情

2020-01-16 23:32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捉神记 第一百八十六章 悔婚有隐情

“这个地方还真难找。.”中年文士眉头微蹙道,“魔鬼林的鬼风果然厉害。”

“你是谁”独眼老大双目尽是警惕之色。

“久闻风族彪悍,倨傲不逊,却没想到要奉一废柴为主,人家还拒绝,着实可笑、可叹。”中年文士摇着头,脸上带着讥诮的笑意,却没有回答独眼老大的话。

“刚才就是你发笑的,找死”独眼老大身边人喝道,双手一挥,两颗铁弹化作两道流光飞出,直奔那中年文士面门。

陈默眼尖,看到两颗铁弹之间有一细小铁链连住,两颗铁弹相互牵扯着以诡异飘忽的轨迹飞去。

这是陈默从未见过的暗器,如果是他,大概就只能躲了,因为枪挑其中一颗铁弹,铁链另一端的铁弹会弹过来。

风族之中还是有能人

一道白光闪过,啪的一声,铁链被白光击中,一分为二,两颗铁弹分左右飞出。

太快了,陈默都没有看清,中年文士的剑就已经回到他背后。

“甄士剑”独眼老大喃喃道。

听到这话的风族人习惯性地一缩脖子,身子开始抖起来。

在大秦国的武者,哪个不知道云海宗的圣子甄士剑

这家伙是“剑”最心爱的弟子,武道七重的修为,凭着手中的白龙剑对上武道八重的武尊也没有问题,一生浸淫剑道,据说是“剑”之下最可能领悟剑意的绝世天才。

人的名树的影,风族人虽然窝在魔鬼林不出,对甄士剑还真是如雷贯耳。

独眼老大心道倒霉,那莫仁前脚刚来,他主子甄士剑后脚就到了。

“陈默,我倒是小瞧了你。”甄士剑冷笑了一声,“没想到你会自陷险地,闯入魔鬼林来,不中用的莫仁驱赶着沙狼进来,居然被你鼓捣着这些人群起攻之。不错,有时候杀人并不一定需要手中剑,靠嘴就可以了。”

这群风族汉子心里咯噔了一下,刚才痛殴莫仁成烂泥的场景甄士剑好像在现场一般。独眼老大却知道,甄士剑不可能在现场,他完全是通过现场痕迹推出来的。对于武道高手而言,还原整个打斗并不是难事。

“甄士剑是吧,找我有什么事”陈默淡淡一笑道。

甄士剑诧异地看了陈默一眼,心道这小子到现在还如此淡定,的确是个人物,难怪师尊要废了他丹田。

“你的父亲杀了我儿子,有道是父债子还,所以,我就来找你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不过既然我父亲杀了你儿子,那一定是儿子该死。”

甄士剑脸露怒色,道:“说的没错,不过现在,轮到你该死了。”

“你杀不了我。”陈默微微一笑道。

“什么”甄士剑闻言一愣,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,仰天哈哈长笑了两声,道:“陈默,你还真是无知无畏啊。”

陈默淡淡一笑,背后枪持在手中,摆出持枪式,一股浩然之气从陈默身上生出。

霍氏姐妹看的心中一奇,心道陈默这小子真打算自己一个人对抗

“哼,且看我这一枪再说。”陈默挺枪一刺,众风族人再一次在陈默枪尖看到了空气嘶嘶的流动并旋转,一个拇指粗的小旋风居然瞬间形成。

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对风息掌控到如此地步,抬手就能制造旋风,这不是风王谁还是

上百风族汉子一个个双目精芒闪烁,恶狠狠地盯着甄士剑。

甄士剑心下微凛,脸上笑意却荡漾开,道:“陈默,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学会借势,可惜,这些都没用,我要杀你,没人挡得住;我要走,同样也没人能挡住。”

“哈哈,云海宗的圣子也不过如此,我的确是借势,但借的不是人,而是天地之势。”陈默说完,枪尖一抖,那团旋风立刻震碎,化作无数风箭向甄士剑射去。

霍青燕看的眼睛一亮,好一个风刃

没错,陈默这下是模仿白虎喷出的风刃,那可是白虎接近神通的手段。陈默霸王枪在手,强敌如山,全身潜力都压榨出来,进入一种神奇的空玄状态。

呛,甄士剑抽出白龙剑,在身前一挽,风箭却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就消失,根本没有靠近他。甄士剑老脸一红,心下暗恼。

“哈哈,甄士剑你要杀我,就这点胆量”

甄士剑尴尬一笑,道:“狮子搏兔,亦有全力。”

“我未婚妻是周若兰,昔日周战神之嫡亲孙女,云海宗圣女,你真敢向我下杀手”陈默斜着眼望着甄士剑。

陈默才十三岁,对周若兰跑过来悔婚约,口里说无妨,心里还是有怨念,就少不了口里面要讨周若兰一些便宜。

风族众人闻言,心道风王小大人果然不凡,未婚妻居然是一宗门的圣女。

甄士剑闻言一愣,脸上的表情旋即舒展开,道:“小子,原来你心里还存着这一线希望。没错,如果你真是那周若兰的未婚夫,我的确要掂量一二,可惜你不知道,周若兰屈从那周仗剑老鬼的威压,承认与你的婚约,想来你听闻这个消息才这般肆无忌惮,哈哈。,怜可叹。”

陈默冷着脸,道:“有什么可怜可叹的”

“小子,你大概不知道吧,几天前,今上已经下令,新年一过,就派三皇子殿下前往云海宗向周若兰提亲。”

陈默闻言一愣。

“唉,皇室还是对我那天才的师妹不放心啊,想来对她来说,与其说嫁给一个废柴,英明神武的三皇子自然是更佳的选择。”

虽然在心里觉得跟周若兰已经没有瓜葛了,但是陈默听到这话,脸上还是现出怒色,道:“周若兰绝不会同意。”

“哈,如果是这样,那么皇室就认为周若兰依然对皇室有很大的怨念,这样的天才,即便是在云海宗,皇室说不得就要动用雷霆手段让她消失。”甄士剑冷声道。

陈默脸色一变,陈默记得很清楚,当初他在祠堂内就问过周若兰关于家仇持何种态度。周若兰当时的回答是“一心武道”。

就这句话,周若兰的仙子形象在陈默那瞬间崩塌,这样的女人,就是求着要陈默娶她,陈默也不干。

但是现在想来,周若兰当时说这话有可能是言不由衷。

...

恩施州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
象山第一人民医院
赤峰治癫痫病费用
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
泰州癫痫病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