综合

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

2019-11-10 22:48:3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十分冷淡存知己 一曲微茫度此生

丈夫顾传玠 昆曲小生,长期在沪、苏等地演出,蜚声曲坛,倾倒观众,成为“传”字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张充和自撰的诗中有一句意思与此相仿,足以概括平生: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

原标题:十分冷淡存知己 一曲微茫度此生

沈从文妻妹张充和在美国去世 享年102岁 “合肥四姐妹”已成绝响

“九如巷张家的四个女孩,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。”叶圣陶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。合肥四姐妹,指的是张元和、张允和、张兆和以及张充和。她们,是淮军主将、两广总督署直隶总督张树声的曾孙女,苏州教育家张武龄的女儿。

四妹张充和在1949年随夫君赴美,在哈佛、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,传授书法和昆曲,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默默地耕耘了一生。张充和晚年定居耶鲁,百岁后仍保持着上个世纪初的生活方式:每日晨起,即磨墨练字,吟诗填词,偶尔和同好们举行昆曲雅集。

美国时间6月17日中午1时,张充和去世。“合肥四姐妹”遂成绝响。

合肥四姐妹

她们从遥远的民国走来,在旧时月色和习习古风中长大。她们的名字,曾经和沈从文、卞之琳、俞振飞等人相连,一同成为那个年代的传奇。

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

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
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

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谈到张充和,总绕不过一个情字。充和最初为大众所知,就是源于一段情事。情事的男主角是当时有名的诗人卞之琳。相传这首诗就是卞之琳因为暗恋张充和所作。

大姐

张元和 着名昆曲度曲家(专攻清唱的昆曲专家)

丈夫顾传玠 昆曲小生,长期在沪、苏等地演出,蜚声曲坛,倾倒观众,成为“传”字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

二姐

张允和 ,着有《最后的闺秀》、《昆曲日记》等书

丈夫周有光 (唯一在世) 中国着名经济学、语言文字学家,主持制订了《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》

三姐

张兆和 现代作家,着有短篇小说集《湖畔》、《从文家书》等

丈夫沈从文 着名作家,撰写出版《长河》、《边城》等小说

四妹

张充和 教师,在哈佛、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,传授书法和昆曲

丈夫傅汉思 着名汉学家

得讲究

汪曾祺在回忆西南联大的往事时,曾写道:“有一个人,没有跟我们一起拍过曲子,也没有参加过同期,但是她的唱法却在曲社中产生很大的影响”,“她唱得非常讲究,运字行腔,精微细致,真是‘水磨腔’。我们唱的‘思凡’、‘学堂’、‘瑶台’,都是用的她的唱法,她灌过几张唱片。她唱的‘受吐’,娇慵醉媚,若不胜情,难可比拟。”

得漂亮

沈从文的儿子沈龙朱回忆称,“四姐妹中,四姨是最有文化的。大姨元和最漂亮,二姨允和最机灵,我妈妈最不起眼,老老实实,晒得黑黑的。而四姨从小过继给一位叔祖母,在合肥长大,受到很深的古典教育,学古文、写诗,国学根底很深,昆曲的谱子都抄得很干净,国画也画得非常漂亮。”

沈从文去世后,张充和为他写了四句着名的挽辞:不折不从,亦慈亦让,星斗其文,赤子其人。写的是晋人小楷,娟秀漂亮。沈从文墓碑背面刻的就是这16个字。

得随兴

张充和本是无意于以着作传世的,做什么都是随兴而至,她曾经说过:“我写字、画画、唱昆曲、做诗、养花种草,都是玩玩,从来不想拿出来给人家展览,给人家看。”一名旅美作家回忆他和洋学生向充和学书法时,充和经常用清水在纸上写字教他们。

英国诗人济慈的墓志铭上写着一句话:这里躺着一个人,他的名字写在水上。张充和自撰的诗中有一句意思与此相仿,足以概括平生: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

资料整理:王晓云

(来源:广州)

延伸阅读

电竞
经典笑话
农业机械
分享到: